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虞姬文苑 > 文章

美神

时间:2017-10-23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中国虞姬网    作者:刘松林 - 小 + 大

        十年前的情景了。为什么还如此清晰? 
        看她青春无邪的笑靥里花瓣样舒展的真诚与美丽,听她流溪般话语里泛涌着的清纯和晶莹,纷纷扬扬飘满你眼里的全是小天使们鞘羽般抖动的翅膀,明媚耀亮着你心的全是那种暖人的圣洁之光。你倏然间会感到年轻,世界如此清亮、美好,充满信任友善和关爱,弥漫着温馨和芳菲…… 
        与S的相识,缘于那次协作拍片任务。 
“哪位是S?”见门楣上伸出块“新闻部”的牌子,劈头便向屋里问道。车就停在院里,天黑前还有几百里远路要赶呐!两位小伙子七手八脚正帮着拾掇器材,一个着红色短风衣的女子蹲在只凹凸怪拙的大胶塑箱前,将那些没有就位的摄像物什向那些凸凹里按压着。红风衣一晃一晃的,极艳,像团火。 
        闻声,那团火儿款款飘了起来。边专注地辨看着手中录像带的号码,边哦了声:是我。俄顷,随着两声就好就好的歉意,才抽出目光向门口瞥来一眼,呵,这难道就是《洛神赋》里曹植匠心独运的“惊鸿一瞥”么?还是莱蒙托夫笔下的契尔凯斯少女白拉那耀人心头的一道闪电?亭亭玉立的S,苗条适中。一瀑长发云朵状的发卡夹作一缕,秀逸自然地飘落下来。被那团光晕烘托得润红细亮的鸭蛋脸盘上,柳眉若漆,杏目流媚,秀气的鼻梁下,小巧丰满的双唇俨如艳艳的花瓣。清丽,绰约,宛若清风碧荷般光彩照人、攫你神魄。 
        唏嘘之余,心里不免又暗暗叫起苦来。事前,曾再三叮嘱顶着个芝麻官衔的好友大Y:一定要派精兵强将。就是这个S?看去稚气未脱怕连20岁都不满的纤俏女孩?都知这单位有些人是靠“条子”和“盘子”进来的。若果真摊上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,这回岂不要泡汤?想着大Y那认真的神色,想着大Y亦要一同前去策划并拍上半天,不行就硬拖住大Y不让回来。想着想着,心里也就释然了。 
        目的地是个中型水泥厂。连轴转的座谈采访,马不停蹄地确定专题片主题和拍摄场景。到翌日10时许进行实地摄像时,心情自然就轻松多了。大Y时不时不无目的地说起S,军人家庭出身,父亲是个大校。本人是北京广播学院的高材生,在校就入了党,待人真诚随和泼辣能干。我慢慢亦觉得S不同于一些有姿色的女孩子,没有那种居高临下、目无凡尘的毛病,聊起来话儿很稠,笑亦很稠,稠得真纯。S的穿着也颇随意,曾问过她这件带帽子的红风衣是叫风衣还是夹克衫,S嫣然一笑:叫夹克、风衣都行,拍起片来它又当工作服。在单位里我爱穿软平底鞋,舒服,外出拍片我才穿了这双粗高跟“踢死牛”皮鞋的。我觉得人不在于穿什么领新的样式,而在于洁净舒适自然,是么?是啊。尽管S的装束对于女孩子来说显得那么寻常,尽管S也不用去刻意粉饰,只淡淡画出两道唇线,行走在厂区里,她那掩抑不住的秀丽,无不睁大了男女行人的眼睛,让人很自然地走进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”的诗意中去。我想,不论你意识到与否,天生丽质、人的自然外在美,都是一种骄傲的存在。既然她能那么美妙地点燃生活、耀亮憧憬与向往,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去大大方方地加以赞美呢?觉着她的发音似乎有些特别,好像那种鼻音很重的味道,就想到了感冒。在摄像的空隙,便关切地问S。大Y笑着丢过来一句:老帽!S摄像业务是尖子,可人家求学的劲头也足着哪,那是在用播音声,还想当节目主持人呢。S羞赧地一笑:只是在试着练呢。继而又认真地跟我说起播音声要以胸腔和鼻腔运气,这样才有底气,产生共鸣音效果,才能播得远又清晰。噢,连讲话这么简单的事儿,S都有这么多的道道和奥秘在里面呢。 
看她拎个近二十斤重的摄像机耍了这大半天,水泥厂王厂长关切地问S:累了吧。S不以为然地一笑:这还累?你们都背了录影箱、灯箱什么的,平时我跟领导拍片子,这些东西我都一个人全身披挂,四五十斤。有一次给省里一位老主任拍片,他看我全副武装汗流浃背的样子,心疼了,说,孩子,不行就歇会儿再拍,别累坏了。你猜我怎么说,怕我累坏了,那咱就换换个,您来当记者,我来当主任。听着她这番“共鸣声”,我们都相视而笑,S也笑了,是那种娇嗔得意的笑。办公楼内的场景、采访镜头挺顺利地拍完了。按计划,上午最后一个内容是拍摄厂区全景的鸟瞰镜头,必须到楼顶拍。一行人拥到了一楼拐角处。离地约有两米的高处,楼壁上成U形伸出的钢筋一溜排开黑森森地延向顶楼天窗。年轻的厂办公室主任自告奋勇,向上一跃攀住了钢筋,脚蹬楼壁却几次滑落,只得松手。S见状将那歪把子机关枪样的摄像机不慌不忙地交给大Y,分开众人盈盈地站到钢筋下,说,拿个凳子来。就有一把椅子踩在S脚下。S比划了一下,说,再来一把,就又一把叠了上来,几人稳住了椅腿。此时的S,简直活似个身轻如燕的杂技演员,一闪身已立在了叠椅之上,试了试上面钢筋的牢度,在一片“小心”“小心”的叮嘱声里,纵身一腾,双脚已踩住了下面的钢筋。旋即噌噌噌一阵攀越,将近天窗口时,从上面探下来红扑扑一张粉脸:把机器递上来。几个人手攀钢筋,接力般一件件小心翼翼地递上,仰看高处的S全无半点惧骇,一手攀住钢筋,一手俯身接过器材,动作是那么熟练灵巧,神情从容矜持。我想,大Y所言,或许不假。 
        大Y终于还是按他所定的时间返回了。我得进入“情况”了。于是背起灯箱执起了罩灯,不离S左右。心想虽然拍摄业务不通,但画面的构图置景的美学原则与文学还是相通的,临时还可给S“参谋”一番的。或许还可给S壮壮胆,让她心里踏实些。可当与S配合起来,才发现她调度的一组组画面都很得体,在拍工人们提合理化建议的场面时,连让工人将安全帽放于桌旁,工作手套置于膝上的细节都不放过。S拍起片来每个镜头都极投入、绝不马虎。打包机出口处,是个粉尘弥漫暴露开敞的作业面,候在输送带前移袋的工人,脸上都严严实实捂着防毒面罩。我们几人都说,这个画面就来个远景吧。进入工作状态若有所思着的S像压根没听见这番劝告一般,扛着机器就冲进尘雾之中,落脚处,细软如水的灰粉一下子就将粗高跟皮鞋没去了半截。S拉开架势,稳稳叉开双腿,她把眼睛埋进了摄像孔,屏住呼吸,将镜头缓缓拉向眼前这些壮实的胸肌,粗大的手掌,这些搏动的心声与豪情。忽而S又弓起右腿,将歪把子摄像机平放膝上,对着缓缓移动的输送带深处调起了焦距。水泥一袋袋均匀地平躺在输送带上,被隆隆机声由远至近推向镜头,“噗”地一声荡起一团粉雾,“噗”的一声,又荡起一团粉雾。细细粉雾悄无声息地漂白了S黑黑的发梢、长长的柳眉、睫毛,连脸上细密的绒毛也因变粗而显得清晰可见。看着眼前的“白毛女”那俯身专注调机的忘我神情,脑子里蓦地跳出那幅军史馆里描写老志愿军英雄被炸掉一只胳臂,仍顽强单腿跪地独臂发射的油画《独臂炮手》的画面来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除注明作者余均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积分规则

        注册会员初始积分:100 分 每日签到赠送积分数:10分

        每日登陆赠送积分数:10分 发布文章赠送积分数:20 分

 

会员等级

        初级会员  0分   一级会员500分  二级会员1880分

        三级会员3880分   四级会员6888分

 
 
 

温馨提示:积分不足可以赞助本站10元=1000分,支付宝账户:491988088@qq.com

 
 

微信扫码,打赏一下

支付宝扫码,打赏一下

中国虞姬网感谢您的支持和鼓励

上一篇:虞姬传说(小说连载21)

下一篇:没有了

主管:沭阳县委宣传部 | ICP:苏ICP备16068320号-1  |   QQ--527900400  |  AD--沭阳县虞姬文化研究会  |  PH--18036919018  |   | 法律顾问:徐 伟 |
Copyright ©  Study on the culture of Shuyang County, Yu JI Powered by 55TR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