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虞姬文苑 > 文章

虞姬(小说)

时间:2018-01-15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    我出生在一个战乱的年代,烽烟四起,民不聊生。 
    我名虞姬。母亲说,我出生的时候,颈上戴着一枚玉佩,色澄绿如水,状精致如鸡,因祖姓虞,故父亲为我取名虞姬,取音同玉鸡。这块玉佩就成了我的护身符,一直戴在身边,真到那年遇到了他。 
    七岁的时候,一个过路的算命先生给我算过命。他说女子相貌秀美,骨骼清奇,定是富贵一生之命,只是,他说了一半却不肯再说下去,任凭母亲再三肯求,他只留下一句“生死由命,富贵在天”就扬长而去。 
    母亲出自书香门第,是一个温善美丽的妇人,恪守礼节,持家教子。父亲是一名武将,却儒雅风流。我在母亲的陪伴下练琴,在父亲的教导下习剑。 
    子夜的,寒星布满阴郁的天幕,凉月用清辉淡淡地洒在无眠的楚军军营。 
冰冷的大帐中,一曲悠扬缠绵的琴声缓缓从我的纤指下泻出。烛光摇曳,芙蓉帐上来来回回地晃动着他高大伟岸的身影。 
    汉兵十面埋伏,楚军伤亡惨重,粮草消耗殆尽,孤立无援。 
    八年南征北战,我未曾见他如此沉重的表情。他一直都是那么勇敢,那么坚强,甚至一意孤行,独行专断,但每次都应付自如,大胜而归。如今却眉头深锁,一言不发,眼里有冬天一样冰冷的寒意。 
    琴声袅袅飘落,我起身斟满一盏酒。 
    “大王,喝杯酒去寒吧!”琥珀色的液体在金铸的高脚杯里摇摇晃晃。 
    他接酒一饮而尽。我静静的看着他,这个我以父爱兄爱夫爱侍之的男人,我爱他,比我爱自己更甚。从初次见他的一刻开始,这么多年来这种感情有增无减。 
    他叫项羽,是叱咤风云的一代枭雄,英雄气概举世无双,如今却被他鄙视的刘邦围得水泄不通。 
    虞府前是一个芙蓉飘香的湖泊,湖畔就是我舞剑之地。芙蓉从小露尖角到花凋叶萎,湖水从波光邻邻到结上厚厚的冰,我从一个不知事的小女陔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。 
    那年,我才十三岁,明眸流盼,风姿卓越,如鲜花含蕾,如新月初升。 
    明媚的晚春,芙蓉早已含苞待绽,只是迟迟不肯露出笑颜。 
    哥哥去迎接归家的父亲,父亲随军行至家乡。我坐在窗前弹琴,心里却关心着窗外那条一直很安静的大路,父亲将从这条路上归来。 
    随着扑面的浓尘,随着杂乱的马蹄声,我知道久违的父亲回来了。 
    在我尚未给父亲请安,就看到了他。高大英俊,雄姿英发。披挂整齐的盔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刚毅威严的脸上泛着一丝温和的笑容,莫非是天神降临人间?我不敢仰望,女子纯洁的心却像湖中的芙蓉一样颤抖着悄然绽放。 
    他看着我,清澈的目光中掠现惊艳。 
    父亲说,他叫项羽,名将项燕之后。力能扛鼎,才气过人,年仅24岁却已名震吴中,赞赏之情言于溢表。 
 
    夜凉若水,月冷如霜。帐中宝剑高悬,帐外乌锥嘶鸣。 
    我看着他饮了一盏又一盏的酒,看着他眼中顽强的挣扎,我的心开始剧痛。一阵低沉的楚歌声似从汉营那边传来,细听却越来越大,歌声如泣如诉,格外凄凉。“刘项争雄兮,征战四方;天下儿郞兮,战死沙场;家中父母兮,痛断肝肠;妻儿姐弟兮,两泪汪汪;同窗戚友兮,三问短长;垓下战场兮,你死他伤;天下大势兮,汉胜楚亡;何不归去兮,徒把命丧!”
    他绝望地看着我:“姬儿,这么多的楚歌声,想必汉兵已占领楚营。”他沉重而绝望的目光让我心痛,如千万只虫蚁在叮蚀,如一把尖刀在翻搅。 
    他宽厚温暖的手爱怜地抚过我泪水涟涟的脸,放声悲歌:“力拔山兮气盖世,时不利兮骓不逝,骓不逝兮可奈何,虞兮虞兮奈若何?”苍凉悲壮,慷慨激昂,情思缱绻悱恻,声声如咽。 
    “悔不当初一刀杀了刘邦,以至有今日之祸!此乃天要亡我。姬儿,我可以于千军万马之中冲锋杀敌而不动容,我可以泰山崩于面前而不色变,我甚至可以接受刘邦的胜利,但是,你,我应该怎么办?” 
    我笑,如新开的芙蓉,倾国倾城。我静静的看着他,这个我以父爱兄爱夫爱侍之的男人,我爱他,比我爱自己更甚。从初次见他的一刻开始,这么多年来这种感情有增无减。 
    “大王,姬儿为你舞剑吧!”我取出那把名贵的龙泉宝剑,是大婚时他送我的定情物。数年来,我佩着这把剑心甘情愿地随他东征西战,这把剑是所有相思和缠绵,祈祷和期盼的见证。 
我怆然拔剑起舞,衣袂飘扬,洁白的流苏和粉白的芙蓉散在整个大帐。熠熠的剑在红烛下闪着寒冰似的光,长发随着翻飞的剑流动成一弯彩虹。剑在空中悲鸣,数不清的剑光中蕴藏着数不清的深情……我舞着,认真地舞着,忘情地舞着! 
 
    那年,我穿凤衣着霞帔,一袭红嫁衣,一方红盖头,一路锣鼓喧闹地被迎进了他的营房。 
他无限温情地看着我,那双瞳眼顾盼生辉。 
    我成了他的妻,我把我的护身符佩在他的身上,我把我的命运连同我的一生交付给他。 
我成了他的妻,从此过着金戈戎马的生活。 
    八年和他一路走来,率领八千子弟兵横击长江,创下了破釜沉舟的神话;阿房宫三月不灭的大火,焚烧了大秦的暴政;一骑乌骓马,踏破八百里秦川;鸿门宴上的心慈手软,为如今埋下了的祸根;还有,那出征的号角,那凯旋的旌旗;还有,那望穿秋水的期盼,那每一次出征前的牵挂…… 
 
    我舞着,认真地舞着,忘情地舞着!我轻启朱唇,以歌和之:“汉兵已略地,四方楚歌声;大王意气尽,贱妾何聊生。” 
    一曲终毕,我完成我最后的收绡,红色的血喷洒出去,染红的了我眼前的一切。我感受到了他温暖的怀抱,感受到    他温柔如水的目光,我微微的睁开我的眼睛,他痛苦而惊恐的眼睛遥远而清晰。 
    他紧紧地搂着我,一言不发。我感觉到一种晶莹的液体滴在我的脸上。 
    我知道,那液体晶莹剔透,如宝石般闪亮。 
    我知道,我一生的选择从未错过。 
    我坚难地对他盈盈一笑。我最爱的人,请记得,记得我的美我的笑。 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除注明作者余均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积分规则

        注册会员初始积分:100 分 每日签到赠送积分数:10分

        每日登陆赠送积分数:10分 发布文章赠送积分数:20 分

 

会员等级

        初级会员  0分   一级会员500分  二级会员1880分

        三级会员3880分   四级会员6888分

 
 
 

温馨提示:积分不足可以赞助本站10元=1000分,支付宝账户:491988088@qq.com

 
 

微信扫码,打赏一下

支付宝扫码,打赏一下

中国虞姬网感谢您的支持和鼓励

上一篇:赞虞姬文化书画大赛

下一篇:虞姬传说(小说连载22)

主管:沭阳县委宣传部 | ICP:苏ICP备16068320号-1  |   QQ--491988088  |  AD--沭阳县虞姬文化研究会  |  PH--18036919018  |   | 法律顾问:徐 伟 |
Copyright ©  Study on the culture of Shuyang County, Yu JI Powered by 55TR.COM